<tr id="kwqgo"><code id="kwqgo"></code></tr>
<sup id="kwqgo"></sup>
<sup id="kwqgo"><button id="kwqgo"></button></sup>
  • <sup id="kwqgo"><button id="kwqgo"></button></sup>

    《金融時報》社與中誠信托聯合發布2020年信托公司年報分析

    來源:中國金融新聞網   時間:2021-05-29   瀏覽次數:0

      2021年5月28日,《金融時報》社與中誠信托聯合發布“2020年信托公司年報分析”,對2020年信托行業年報深度解讀。截至目前,包括新時代信托、四川信托、華融信托、華信信托、雪松信托以及新華信托在內共6家信托公司尚未披露年報。從已披露的62家信托公司年報數據看,信托業整體受托管理資產規模繼續保持下降態勢,但信托資產規模結構持續優化;2020年信托公司間的經營業績分化更加明顯,兩極分化的趨勢更加顯著;受經濟增速下行、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因素影響,2020年信托業風險進一步暴露,固有資產不良率提升較快,對信托公司的經營業績造成一定影響。

      第一部分 資產規模:整體下降與結構分化

      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截至2020年末,信托業整體受托管理資產規模為20.49萬億元,自2017年末以來保持下降態勢,但信托資產規模結構持續優化。根據已披露的62家信托公司年報數據,2020年仍有部分信托公司信托資產規模實現增長,同時在不同業務領域規模的變化展現了一定的發展特點。

      一、信托資產規模持續下降

    一是行業整體規模持續下降。2020年,信托業按照監管要求持續壓降融資類和通道業務規模,同時推進信托業務結構優化。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截至2020年末,信托業受托管理資產規模為20.49萬億元,較2019年末繼續減少1.12萬億元,繼續保持自2017年底以來的逐年下滑態勢。按信托財產來源角度,信托資產規模余額減少主要由單一資金信托減少較多所致,其中單一資金信托余額較2019年末減少1.88萬億元,集合資金信托和財產權信托則分別增加0.25萬億元和0.51萬億元。

    1.png

      圖1:行業信托資產規模(萬億元)

      數據來源:中國信托業協會,中誠信托戰略研究部

    2.png

      圖2:2018-2020信托資產規模來源

      數據來源:中國信托業協會,中誠信托戰略研究部

      二是近半數信托公司規模出現連續下降。根據62家信托公司披露的年報數據,共30家信托公司自2018年以來信托資產規模連續下降,其中較2018年規模下降超過1000億元的達到16家,下降最多的是中信信托,近三年累計信托資產規模下降4,275.38億元。

    3.png

        數據來源:中誠信托戰略研究部根據信托公司年報整理

      三是仍有部分公司信托規模逆勢增長。根據62家信托公司年報披露的數據,共22家信托公司的2020年末信托資產規模余額高于2019年末,其中有10家信托公司同比增長超過10%,增速最快的外貿信托同比增速達到51.45%,增加最多的光大信托較2019年末增加2,887.90億元。

    4.png

       數據來源:中誠信托戰略研究部根據信托公司年報整理

      四是行業內部信托資產規模分化進一步加劇。在行業整體規模下行的情況下,大部分頭部信托公司通過實現信托資產規模的增加,從而獲取了更大的市場份額。以2020年信托資產規模TOP10為例,有6家信托公司較2019年末實現增長,有8家信托公司較2018年末實現增長。受此影響,信托資產規模的市場集中度持續提高,CR4從2018年的21.43%提高至2019年的22.30%后,2020年進一步提高至24.37%;CR8從2018年的34.08%提高至2019年的36.17%后,2020年進一步提高至39.33%%;CR10從2018年的39.58%提高至2019年的39.58%后,2020年進一步提高至39.58%。

    5.png

      二、領先公司的新增信托資產規模增長明顯

      一是新增信托資產規模的分化。一方面,行業新增信托資產規模整體非常集中。根據年報披露的數據,2020年,共61家信托公司新開展了信托業務,其中28家公司新增信托規模超過1000億元,其中光大信托新增規模最高,達到8213.30億元。而TOP10信托公司2020年共新增3.95萬億元,在61家信托公司新增信托規模中的占比已經達到49.82%。

    6.png

      另一方面,新增的各類信托資產規模均出現了向頭部公司集中的趨勢。從新增的集合資金信托、單一資金信托、財產權信托、主動管理業務、被動管理業務規模等指標來看,各類新增信托資產規模CR10占比均超過50%。值得關注的是,新增財產權信托規模的CR10超過65%,反映出以資產證券化為主的財產權信托,在信托業內的業務開展十分不均衡,部分公司憑借多年積累的業務資源和專業能力,已形成了一定的競爭優勢。

    7.png

      二是新增信托資產規模的主要類型主要為主動管理類信托和集合資金信托。根據62家信托公司年報披露的數據,2020年平均新增信托資產規模1279.90億元,從管理方式看,主要為主動管理類,占比達到65.36%;從信托來源看,主要為集合資金信托,占比達到53.24%。頭部信托公司的新增信托業務類型與行業平均相比整體趨勢相同,同時存在部分差異。2020年新增信托規模TOP10中,5家信托公司新增主動管理類占比超過行業平均,其中占比最高的為百瑞信托94.06%,建信信托、上海信托的新增被動管理類信托規模占比較高;同樣有5家信托公司新增集合資金信托占比超過行業平均,其中占比最高的為中信信托82.48%,中鐵信托新增規模則主要依賴單一資金信托業務,建信信托和上海信托新增信托規模則以財產權信托為主。

    8.png

      三、投資類信托資產規模及比重顯著提升

      一是投資類信托資產規模及其占比明顯增長。2020年,在行業整體信托資產規模下降的情況下,信托業在擴大投資類業務規模、壓降融資類和通道業務規模的努力下,投資類信托的規模實現快速增長,從2019年的5.12萬億元增長至2020年的6.44萬億元,同比增速達到25.84%。

    9.png

      二是頭部信托公司投資類信托資產規模增長顯著。截至2020年末,62家信托公司中有40家公司投資類信托業務規模余額實現增長,但頭部信托公司顯然實現了更快更好的發展。一方面是頭部信托公司投資類信托業務規模較大,且實現了更快的增長。從絕對規模來看,TOP10信托公司投資類信托業務規模平均達到3,750.38億元,幾乎是行業平均947.79億元的四倍左右;從增速來看,TOP10平均增速達到34.73%,遠超行業25.84%的平均增速。另一方面是部分頭部信托公司增速和增幅均處于行業前列。光大信托增加2935.51億元,居于增幅首位,同比增速達到165.555%,華潤信托、外貿信托、華能信托和中航信托投資類信托業務規模也均較2019年末增加千億以上。

    10.png

      三是多數信托公司融資類和事務管理類信托規模有所下降。在監管要求各信托公司全面壓降投資類業務、通道業務的背景下,62家信托公司中大部分信托公司減少了融資類和事務管理類信托規模,其中融資類信托規模下降的公司達到56家,事務管理類信托規模下降的公司達到44家。

    11.png

      四、信托公司的業務轉型特色逐步形成

      一是各家公司形成和延續了差異化的業務特色和競爭特色。根據62家信托公司年報披露的數據,以規模占比達到30%及以上作為業務側重點簡單衡量,可以看出不少信托公司均擁有支柱業務并形成了自身的業務特色,同時2020年度的業務特色整體延續了其一直以來的業務風格和偏好。例如,英大信托、國元信托、江蘇信托等利用股東優勢,展業領域以基礎產業信托為主;再如,華潤信托和外貿信托作為擁有領先的證券服務系統的信托公司,也抓住了資本市場快速發展的機遇,證券投資業務占比分別達到53.20%和45.25%。

    12.png

      二是證券投資信托已成為信托公司的重要發展方向。從全行業來看,投向證券領域的資金信托在2020年實現了15.44%的增長,規模達到了2.26萬億元,平均每家公司達到了332.63億元。從62家信托公司年報披露的數據來看,證券投資信托規模較大的信托公司,包括華潤信托、外貿信托、建信信托、平安信托、光大信托、中航信托、中信信托等,往往整體信托資產規模也處于行業前列,其中華潤信托、外貿信托等證券投資信托規模占比也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

    13.png

      三是資產證券化業務已成為部分公司信托資產規模增加的重要動力。從新發行規模絕對金額來看,建信信托、華能信托和華潤信托居于行業前列,分別達到3,310.26億元、1,876.47億元和1,261.29億元。從新發行規模占當年新增信托規模比重來看,中海信托、建信信托、國元信托位居行業前列,占比分別達到82.31%、72.87%和43.31%。2020年參與各類資產證券化業務的發行的38家信托公司中,9家信托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新發行規模占其當年新增信托規模比重超過30%。

    14.png

      四是多家信托公司在年報中提到將家族和慈善信托作為重點發展方向。2020年共有25家信托公司提及家族信托、17家信托公司提及慈善信托。根據中國信登數據,2020年末,家族信托規模較2019年末增長80.29%,2020年內連續四個季度持續上升,環比增幅分別為11.2%、8.34%、35.94%和10.09%。部分信托公司家族信托業務規模較大,且已經建立了一定的業務優勢。2020年也是慈善信托模式不斷豐富、資金規模不斷攀升的新時期。截至2020年底,全國歷年累計備案慈善信托537單財產規模達33.19億元,其中2020年我國新增慈善信托257單,較2019年增長了103.97%,占備案慈善信托數量的47.86%。

      第二部分 經營業績:兩極分化趨勢更加顯著

      根據已披露的62家 信托公司年報數據,2020年信托公司間的經營業績分化更加明顯,兩極分化的趨勢更加顯著。從主要業務收入構成來看,信托業務收入和固有業務收入均出現了分化加劇的趨勢,其中,信托業務收入對經營業績分化的影響更為顯著。

      一、經營業績加速分化,兩極差距更加明顯

      (一)行業集中度加速提高

      從營業收入集中度指標來看,CR4、CR8甚至CR10均出現了加速提高的態勢。近三年數據顯示,2020年營業收入集中度指標已達到近年來最高,2020年CR4及CR8分別達到20.47%和35.13%,分別較2019年提高了2.16個百分點和4.14個百分點,TOP10實現的營業收入已超過行業整體的四成。

    15.png

      從凈利潤指標來看,行業集中度加速的趨勢更加顯著。近三年數據顯示,2020年TOP10實現的營業收入已超過行業整體的一半。2020年凈利潤CR4及CR8分別達到25.51%和44.173%,分別較2019年提高了2.54個百分點和3.76個百分點。如若考慮到未披露年報信托公司的情況,2020年行業經營業績加速分化的表現將更加突出。

    16.png

      (二)強者恒強和兩極分化的趨勢更加顯著

      2020年行業營業收入最高值從2019年的63.78億元提高到2020年的70.73億元,凈利潤最高值從2019年的34.01億元提高到2020年的37.97億元,但行業最低值虧損幅度加大,面臨的生存危機也更加嚴重,行業頭尾公司的差距進一步拉大。

    17.png

      頭部公司在行業整體業績平穩的情況下,仍然實現了較快增長。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2020年信托業整體營業收入微增,凈利潤同比下降19.79%。但從年報披露數據來看,2020年TOP10公司營業收入仍然實現了15.11%的增長,同時凈利潤同比微降0.76%,經營業績遠好于行業整體運行情況。

      (三)行業排名的提升難度加大

      從已公布數據信托公司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排名來看,2020年信托公司取得行業排名的提升難度加大。營業收入排名方面,僅有長安信托和華潤信托從11-15名進入前10名,上海信托從16-20名進入前15名。凈利潤排名方面,前10名信托公司僅有內部座次變化,僅昆侖信托、英大信托從16-20名進入前15名。

    18.png

      二、信托業務收入對業績分化的影響更為顯著

      (一)經營業績的分化是信托業務和固有業務共同作用的結果

      經營業績是信托業務收入和固有業務收入的合計貢獻,經營業績處于行業經營格局的優勢地位,意味著信托業務收入和固有業務收入中至少一項長板夠長且均不允許存在明顯短板。從2020年營業收入、凈利潤、信托業務收入、固有業務收入指標的分別排名來看,營業收入、凈利潤位居行業前10的信托公司,信托業務收入、固有業務收入至少有一項指標位居前10;營業收入、凈利潤位居行業前15的信托公司,信托業務收入、固有業務收入至少有一項指標位居前15。

    19.png

      (二)信托業務收入的分化格局更加明顯

      信托公司經營業績仍然主要依靠信托業務收入。從全行業來看,近五年來,信托業務收入始終為行業營業收入的主要貢獻來源,收入占比也處于逐年提高的態勢。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2020年信托業實現經營收入1228.05億元,其中實現信托業務收入864.47億元,在經營收入中的占比約70.49%。

    20.png

      圖1:近五年信托行業營業收入及信托業務收入

      數據來源: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公開數據整理

      從各公司來看,頭部公司在實現更高營業收入、信托業務收入的同時,也實現了更高的信托業務收入占比。2020年行業實現營收前15名的公司中,有9家信托業務收入占比超過七成,同時TOP15整體信托業務收入占比為72.01%,TOP10為74.09%,TOP5則達到75.07%,均超過了行業平均水平。

    21.png

      從信托業務收入指標來看,信托業務收入分化加劇更加顯著。行業整體的信托業務收入從2019年的833.82億元增長至2020年的864.47億元,同比增速為3.68%,但行業TOP10信托業務收入整體平均增速達到10.46%,遠超行業平均水平。從年報披露數據來看,行業實現信托業務首位的頭尾值及均值均有不同程度的抬高,但極值差繼續擴大,CR4、CR8指標也均有提高。

    22.png

      從固有業務收入指標來看,其最大值、最小值、極值差、CR4、CR8等指標同樣表現出了分化的趨勢。相較而言,大多數信托公司固有業務收入貢獻率次于信托業務,同時,固有資產運用波動較小,創收波動也更為鈍化,且容易受到個別公司大額增資的影響,因此分化的趨勢不及信托業務收入顯著。

    23.png

      三、影響信托業務收入分化的主要因素

      (一)信托資產規模分化是最主要的因素

      信托業務收入的實現基礎是管理受托資產的規模,因此,保有一定的信托規模是實現信托業務收入的重要基礎。全行業來看,盡管自2017年末以來行業受托管理資產規模連續四年逐年下降,但截至2020年末仍然維持在20萬億元以上。各公司來看,盡管絕大多數信托公司2020年壓降了融資類信托資產規模,但仍然有22家信托公司信托資產規模余額同比增長,同時信托資產規模余額超過6000億元的信托公司從2019年的10家增加至2020年的11家,信托資產規模余額超過1萬億元的信托公司從2019年的2家增加至2020年的4家。

    24.png

      (二)主動管理水平差異是造成信托業務收入分化的重要原因

      頭部信托公司在管理更大規模的信托資產的同時,也同時保有更大規模的主動管理類信托資產規模,以及實現更大規模的主動管理類信托資產規模。根據62家信托公司已披露的年報數據,信托資產規模余額位居前10的信托公司的平均年末主動管理類信托資產規模為5150.92億元,遠超62家公司的平均水平(約1674.58億元);同時信托資產規模余額位居前10的信托公司的平均年內新增主動管理類信托資產規模為2521.50億元,也遠超62家公司的平均水平(約836.59億元)。

    25.png

      (三)信托報酬率水平是影響信托業務收入的重要因素

      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公布的近兩年信托資產規模余額及信托業務收入數據預估,行業2020年信托報酬率在0.41%左右,而頭部信托公司已披露的信托報酬率數據大多已超過行業均值。

    26.png

      四、影響固有業務收入的主要因素

      (一)固有資產規模

      固有資產規模差異是導致固有業務收入分化顯著的重要原因。從固有業務收入與固有資產規模排名的相關性來看,2020年固有業務收入行業前10中有9家信托公司固有資產規模位居前10。

    27.png

      固有資產的規模不僅決定了信托公司的資本實力,還影響了信托公司受托管理資產規模,因此,固有資產規模更大的信托公司,往往會同時實現較高的固有業務收入和信托業務收入,進而實現更好的經營業績和資本利潤率。2020年已披露資本利潤率的60家信托公司中,光大信托實現了行業最高資本利潤率,達到20.58%,與此同時,華能信托、五礦信托、中航信托等頭部公司的資本利潤率也位居行業前列,分別達到了17.57%、17.47%和14.82%。

      (二)固有投資收益水平

      固有資產的運用效率的不同,尤其是固有資產投資收益水平的差異導致信托公司固有業務收入分化更加顯著。受金融行業景氣影響,部分信托公司固有業務收入顯著受益于參控股金融機構帶來的股權投資收益貢獻。以2020年股權投資收益前10的公司為例,均擁有參控股金融子公司,且近年來均實現可觀的投資收益,其中,華潤信托、江蘇信托、中誠信托、平安信托、粵財信托、天津信托、建信信托等實現的股權投資收益超過固有業務收入的一半。

    28.png

      第三部分 風險水平:固有不良率走高 個別出現危機

      2020年,多因疊加,信托業風險進一步暴露,固有資產不良率提升較快,對信托公司的經營業績造成一定影響,個別信托公司甚至出現了經營危機。

      一、固有資產不良水平明顯上升

      一是信托業固有資產不良率走高。根據信托公司已披露的固有資產信用風險資產五級分類數據,58家可得數據信托公司合計信用風險資產6,560.98億元,其中不良合計約374.29億元,估算不良率約5.70%。從各公司不良率分布來看,58家信托公司中,2020年共45家公司存在固有不良資產,其中不良率超過50%的公司共1家,處于10%~50%之間的共7家,處于5%~10%之間的共10家,處于0%~5%之間的共28家。從近三年來看,出現不良的信托公司數量持續增加,比例也不斷提高。

    29.png

      二是部分信托公司固有資產不良規模較大。具體來看,據62家信托公司年報,共8家信托公司已披露固有資產不良率超過10%,共10家信托公司已披露固有不良資產超過10億,11家信托公司已披露固有不良資產在5億到10億之間。其中,民生信托、華宸信托等不良率較高,民生信托固有資產不良率達到55.00%,渤海信托、民生信托等不良規模較大,渤海信托固有不良資產規模達到58.95億元,民生信托達49.47億元,中建投信托為37.04億元。

    30.png

      二、信托公司流動性緊張程度有所加劇

      一是信托公司負債率處于高位且同比有所上升。全行業來看,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計算,2020年末信托業合計負債1,537.13億元,負債率18.64%,與2019年末相比分別增加176.28億元和提高0.91個百分點。同時,據中國信托保障基金官網披露,其2020年全年通過流動性支持和風險資產收購業務向信托行業合計提供563.17億元資金支持。

    31.png

      從各公司來看,大部分信托公司的固有負債規模有所增加。根據60家信托公司的可得數據,固有負債規模方面,共39家信托公司2020年固有負債規模出現不同程度的增加,21家信托公司2020年末的負債規模則有所減少,其中安信信托固有負債增加最多,從2019年末的97.27億元增加至2020年末的167.46億元,重慶信托固有負債減少最多,從2019年末的67.91億元減少至2020年末的31.37億元;固有負債率方面,共有27家信托公司的負債率下降,33家信托公司的負債率上升,其中五礦信托受益于2020年內增資負債率下降最多,負債率從2019年末的23.99%下降到2020年末的10.21%,安信信托負債率則從2019年末的38.72%下降到2020年末的94.55%,負債率上升最多。

    32.png

      二是固有資產中的貨幣資金規模及占比持續下滑,進一步加劇了流動性緊張。從全行業來看,2015年后信托業固有資產中的貨幣類資產逐年下滑,貨幣類資產占比則自2011年末以后已呈現逐步降低態勢,至2020年末,貨幣類資產占比已達到近十年最低的7.16%。

    33.png

    從各公司來看,根據60家信托公司的可得數據,大部分信托公司的貨幣類資產均處于極低水平,絕對值方面,共37家信托公司貨幣類資產低于5億元,其中12家公司甚至低于1億元,在年末時點應對日常流動性不免捉襟見肘;貨幣類資產占比方面,共37家信托公司的貨幣類資產占比低于5%,其中9家信托公司的貨幣類資產占比甚至低于1%。

    34.png

    35.png

      三、風險對信托公司經營業績的影響加大

      一是固有資產減值損失持續提升。受新冠肺炎疫情及市場波動等的影響,大部分信托公司2020年出現不同程度的固有資產減值損失,出現大額固有資產減值損失的信托公司數量快速增加。2020年,在61家可得數據信托公司中,共51家公司出現固有資產減值損失,同時有6家公司通過資產清收等措施實現了往年固有資產減值損失轉回,其中固有資產減值損失超過1億元的達到29家,超過10億元的公司數量已經達到4家。另外,近三年來看,信托公司平均固有資產減值損失持續擴大,在2019年較2018年增加一倍多后,2020年較2019年又增長了35%左右,61家信托公司的平均固有資產減值損失甚至已經達到2.90億元。

       

      二是固有資產減值損失對信托公司盈利狀況造成的影響加大。從固有資產減值損失對營業收入指標的侵蝕來看,平均“固有資產減值損失/營業收入”從2018年的6.29%增加值2019年的12.79%,2020年則進一步提高到了15.18%。與此同時,近年來持續有較多公司固有資產減值損失對經營業績的影響較大,2020年固有資產減值損失/營業收入超過10%的公司數量已達到23家,超過30%的信托公司數量已達到7家。

    36.png

      四、信托公司需要平衡好業務發展與風險防控的關系

      一是信托公司未來風險防控的壓力預計還將加大。第一,在宏觀經濟動力換擋的情況下,融資類業務的風險仍將暴露,監管對房地產、地方政府融資等信托公司傳統業務領域的高壓,也將會導致該領域資產質量惡化的加劇。同時,風險加速暴露疊加宏觀經濟下行壓力,還會導致風控措施的有效性減弱,以及可動用風險處置手段的減少,增量業務的風控和存量業務風險化解的壓力將進一步提升。第二,信托公司迫切需要完善風險防范和風險化解機制。近期,銀保監會下發《關于推進信托公司與專業機構合作處置風險資產的通知》,要求探索多種模式處置信托業風險資產,構建信托業風險資產處置市場化機制等。該通知就信托公司與信托保障基金公司、AMC、專業機構等合作處置信托業風險資產做出了指導性規定。不過,向專業機構賣斷風險資產等處理方式會直接導致風險顯性化和產品凈值斷崖,具體操作也將慎之又慎。

      二是信托公司需要盡快做大標品信托與資產證券化等業務規模。未來,出于監管政策和風險防控等需要,信托公司將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和壓縮融資類業務的規模,但為保持較為平穩的經營業績,信托公司亟需盡快做大標品信托與資產證券化等業務規模。一方面,信托公司以信托業務為主業,經營收入主要依靠信托業務收入,因此保有相當的信托業務規模和一定的信托報酬率仍然十分重要,壓縮融資類業務的同時,信托公司也需要拓展更多的非融資類業務規模。另一方面,標品信托和資產證券化業務的風險遠低于融資類業務,尤其是在宏觀經濟增速下行周期中,兩類業務規模比例的變化有助于信托公司在保持一定業績水平的同時大幅降低經營風險。



    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來源“中國信登”的所有作品,其版權屬于中國信托登記有限責任公司網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文章來源:中國信托登記有限責任公司(中國信登)網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轉載、編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文章來源,并自負法律責任。
    fuck四川老女人hd
    <tr id="kwqgo"><code id="kwqgo"></code></tr>
    <sup id="kwqgo"></sup>
    <sup id="kwqgo"><button id="kwqgo"></button></sup>
  • <sup id="kwqgo"><button id="kwqgo"></button></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