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五道口高皓:盡快完善家族信托作為保護民企產權、促進民企傳承的基礎性制度安排

來源:財經   時間:2020-09-08   瀏覽次數:0

“實證研究表明代際傳承是摧毀財富和民企最重要的單一因素,應當盡快完善家族信托作為保護民企產權、促進民企傳承、激發民間投資的基礎性制度安排。”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全球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高皓9月6日在由《財經》、財經智庫、北京資產管理協會主辦的“2020全球財富管理論壇”上如此表示。

高皓認為,目前中國家族信托與慈善信托的發展需解決三大問題:一是《信托法》亟待修法;二是盡快完善信托財產登記等基礎設施;三是稅收應當進一步明確。

很高興再次來到北京城市副中心!與去年論壇相比,國內外形勢都發生了重大變化,我們再來深入討論后疫情時代家族財富的管理和傳承是特別有意義的。

這場分論壇的主題“家族財富管理”跟論壇昨天談到的“家庭財富管理”既有聯系也有區別。家庭財富管理和家族財富管理最本質的區別是什么呢?就是代際傳承。家庭一般是指夫妻以及未成年子女,而家族則至少涉及兩代人。因此當我們談到家族財富管理時,其中隱含了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跨越代際的超長期時間尺度。

家族財富管理是超長期的財富安排,因為涉及到代際傳承,至少是幾十年或者上百年。家族財富的全生命周期管理涵蓋了財富創造、財富配置、財富運用、財富傳承等不同階段。因此當我們思考家族財富管理時,一個極為重要的要素就是制度。如果沒有一個穩定的、可預期的制度環境,像家族財富管理這樣的超長期規劃和安排就無從談起。

但是,代際傳承是摧毀財富和民企最強大的單一因素。我國民企都是改革開放40年間發展起來的,未來十年我國將面臨歷史上首次民企大規模集中傳承的重大挑戰。根據美國康奈爾大學數據,只有不到40%的企業能夠成功傳承到二代,傳承到三代的不到13%。

由于獨生子女選擇有限、接班實業意愿不足、傳承與轉型升級疊加、國際地緣政治變動等多重因素,我國民企傳承成功率預計比美國更低。即使按美國數據進行樂觀測算,我國3200萬家民企也可能有超過60%即1800萬家在傳承中消失。上千萬家民企的生死存亡,可能引發經濟增長、就業吸納、社會穩定等一系列重大風險,尤其在當前落實“六穩”“六保”工作中此項挑戰更突顯其重要性。民企傳承問題可能成為影響國家經濟安全的“灰犀牛”。

家族信托是民企傳承最重要的制度安排之一,為發達國家廣泛采用。同時,新加坡等國家有明確的制度競爭戰略,大力吸引他國企業家設立家族信托進而帶動新增投資與就業。但由于民企傳承是一個新問題,我國尚無相應的頂層設計及治理機制。國內民企對于家族信托有強烈需求,但目前的制度設計和治理體系尚無法實現,導致很多企業家只能去海外設立家族信托。

據不完全統計,僅最近兩年在境外設立家族信托的中國企業家其信托財產的價值就超過8,000億元。以馬云為例,其持有阿里股份的方式,除占其總持股的1.1%為個人持股外,其余約98.9%均是通過海外實體持有的,包括離岸家族信托(62.7%)、海外慈善基金會(18.1%)、開曼控股公司(12.6%)等多種形式。股權意味著企業的終極所有權與控制權。以公司控股股權為信托財產的家族信托設立在國外,而旗下實業企業運營在國內,尤其在當前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下,很可能成為影響國家經濟安全的“黑天鵝”。

家族信托與慈善信托需求非常旺盛,國內多家信托公司已經開展了家族信托服務,但信托財產仍以現金和金融資產為主,不動產和股權等國民最重要的財產類別置入家族信托仍存在制度性障礙,限制了信托功能的發揮。根據中國信托登記有限責任公司數據,截至2020年6月底,信托業存量家族信托9049個,規模為1863.52億元;保險金信托2950個,規模為63.03億元;慈善信托394個,規模為36.09億元。盡管這三類信托的資產總量并不算大,但是在需求推動下也實現了快速增長,這更加凸顯我們完善家族信托制度的現實緊迫性。

家族信托制度不但在民營企業穩定發展等微觀層面作用顯著,而且在經濟可持續發展、社會和諧進步等宏觀層面也發揮著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對企業而言,家族信托有助于實現產權保護,激發民間投資。對經濟而言,家族信托有助于提升企業治理水平,降低傳承風險,實現經濟的健康可持續發展。對社會而言,家族信托及慈善信托有利于實現第三次分配,是公益慈善及扶貧脫困的重要資金來源。

對民營企業而言,家族信托作為“有恒產者有恒心”的長期制度安排,能夠成為保護產權的最重要抓手,切實有效保護企業家的人身及財產安全。去年德州前首富張洪波政府電梯里被抓,刑拘后第三天集團便被縣法院裁定破產重整,資產以起拍價被低價拍賣。一家創辦20年的企業轉眼間百億資產歸零,這對企業家的心理沖擊是非常大的。如果家族信托制度得當,能夠對產權實施合法有效的保護,形成長期穩定預期,民營企業家就能真正吃下“定心丸”,卸下思想包袱輕裝上陣,更好地發揮企業家精神、激發民間投資增長,從而在根本上保障“六穩”“六保”的實現。

根據歐美等國實踐,通常家族信托會設計類似“日落條款”,一旦家族沒有后人作為受益人時,信托財產將會用于公益慈善,從而實現法治化的財富第三次分配,從而成為社會公益和扶貧脫困的重要資金來源。同時,慈善信托在傳承中經常相伴同行,例如塔塔集團、宜家家居、臺塑集團等知名企業,其頂層的控股實體就是多個慈善信托及慈善基金會,為教育醫療、科學研究、社會和諧等做出了重要貢獻。

我今天重點想談制約家族信托與慈善信托發展的三點制度障礙,一是《信托法》亟待修法,二是信托財產登記缺失,三是稅收不明確。這些問題制約了信托在保護民企產權、促進民企傳承、激發民間投資等方面功能的發揮。

一是信托法亟待修法。我國2001年《信托法》出臺的時代背景,主要是把信托作為投資工具和融資工具來創造財富,沒有考慮到像家族信托這樣超長期的財富安排。信托財產的產權關系界定模糊對于存續期只有幾年的營業信托影響不大,但家族信托的存續期限一般長達數十年甚至上百年,如果信托財產的歸屬不明確、獨立性不足,很難真正實現家族信托對于信托財產的保護、傳承等企業家最為關心的核心功能。因此《信托法》修法過程中要進一步明確界定法律關系,而且要具有相當的權威性和穩定性。

二是要完善信托財產登記制度。根據《物權法》和《信托法》,我國實行登記生效主義。委托人以股權、不動產等按照法律規定應辦理登記手續的財產設立信托時,應該辦理登記手續,確認財產的轉移,信托方能生效。但在實踐中,我們通過中國信登實現了信托產品的登記,但對于包含更廣泛財產類型的信托財產登記制度一直未能落地,這一方面造成了信托公司在開展業務時只能通過合同法來持有信托財產,在過戶稅費及登記審批上都遇到了很多障礙;另一方面,使得信托財產在獨立性、破產隔離等方面的制度優勢無法真正發揮。

我國現有財產登記體系分布情況為:非上市公司股權在各地市場監管局(原工商局)登記,上市公司股票在中國證券登記結算公司(中登公司)登記,房產在各地房地產登記部門登記,知識產權在各地知識產權局(原專利局)登記。建議建立國家層面的信托財產權屬登記和流轉機構,在法律層面確立股權及不動產非交易性過戶轉讓登記工作的權威性及統一性,從而真正實現信托財產獨立和產權保護的功能。

三是稅收制度不明晰。由于現行法律法規沒有針對民事信托非交易性過戶這一特性進行規定,因此稅務機關普遍將信托財產的置入視為一次市場交易行為,由此產生的高額稅負使得除現金外的其他資產置入信托步履維艱,阻礙了第三次分配的有序、有效進行。

我們以2017年美的集團何享健與何劍鋒父子宣布捐贈總額約為60億元設立信托為例說明。當時何氏父子捐贈的資產包括1億股美的股票(當時市值41億元,目前市值68億元),加20億元現金。由于目前針對家族信托與慈善信托的稅收情況仍不明確,以至于目前僅完成20億元現金捐贈,市值近70億元的股票捐贈至今仍未完成。

鑒于民營企業傳承問題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我們呼吁:建議國家將家族信托作為保護民企產權、促進民企傳承、激發民間投資的基礎性制度安排,上升到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高度,深入研究發達國家的經驗,結合我國實際情況進行有針對性的借鑒。

建議全國人大盡快啟動《信托法》的修法工作,完善家族信托發展最重要的法律基礎。建議財政部、銀保監會等相關部委制定《家族信托管理條例》,確定家族信托發展的細則。針對家族信托非交易性過戶的特性,解決信托設立過程中稅收過高的問題。針對上市公司股份、非上市公司股權及不動產等不同類型資產,建立國家層面的信托財產權屬登記機構,在法律層面確立股權及不動產非交易性過戶轉讓登記工作的權威性及統一性。

總之,發揮家族信托與慈善信托在保護民企產權、促進民企傳承、激發民間投資等領域的作用,法律要清晰,基礎設施要完善,稅收要明確。



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來源“中國信登”的所有作品,其版權屬于中國信托登記有限責任公司網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文章來源:中國信托登記有限責任公司(中國信登)網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轉載、編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文章來源,并自負法律責任。
fuck四川老女人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