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t5zdf"></menuitem>

<span id="t5zdf"></span>

    <nobr id="t5zdf"><delect id="t5zdf"></delect></nobr>

      <menuitem id="t5zdf"></menuitem>

            <nobr id="t5zdf"></nobr>
            <span id="t5zdf"></span>

            上海信托總經理陳兵談文化建設,獨特內涵、培育方式及現實難點

            來源:信托百老匯   時間:2020-07-21   瀏覽次數:0

            2020年,是信托文化建設5年計劃首年,整個行業將文化建設置于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中國信托行業數十年的發展歷程中,成立于1981年的上海信托以長期穩健務實的作風積攢下難能可貴的業界口碑,也樹立了獨樹一幟的信托文化。

            先行者對信托文化有怎樣的精深理解?已培育出怎樣的信托文化?又對未來有怎樣的進一步規劃?

            信托百佬匯記者日前專訪了上海信托黨委書記、總經理陳兵,通過這篇長文講述他眼中的文化建設。

            責任文化是信托文化的基石

            信托百佬匯記者:從事金融工作多年,您對信托文化有怎樣的理解?

            陳兵:信托是一個非常古老的概念,目前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500年前古埃及的“遺囑托孤”,我國最早的案例是先秦時期的“伊尹監國”;經過幾千年來的發展,信托在不同的國家、民族、文化和土壤中生根發芽,發展形成各具特色的信托文化。我認為,可以從傳統文化、法律規范和服務屬性三個維度去觀察中國特色信托文化。信托在過去40年的發展中迸發的生命力、創造力和爆發力離不開這三個因素的有機融合,并逐漸沉淀下來獨特的信托文化。

            首先,傳統文化是信托文化“最深沉的無形力量”。中國是擁有5000年歷史沉淀的文明古國,也是世界范圍內唯一未曾中斷過、始終傳承下來的古老文明。在構建信托文化的過程中,不能簡單照搬國外信托發展歷程和文化建設的經驗,需要吸收和傳承傳統中華文化中“重然諾”、“重信義”的優良傳統。

            其次,法律規范是信托文化“最基礎的義務來源”。從法律來說,信托關系是一種法律關系,以《信托法》為上位法進行規范。在社會主義法治體系日益完善、全面依法治國加速推進的新時代,信托文化建設要弘揚契約精神、嚴守法律底線,信托公司作為受托人,須堅守信托關系和受托人定位,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依法合規、穩健審慎開展業務。

            第三,服務屬性是信托文化“最永恒的實踐主題”。中國的現代信托業最早發端于1919年聚興城銀行上海分行成立的信托部,1921年中國第一家專業信托公司——通商信托公司成立。從1979年國內信托業恢復以來,信托行業快速發展,目前已經成為僅次于銀行業的第二大金融子行業。40年來,信托行業與改革開放共生共榮,從80年代為實體經濟多渠道籌措發展資金,到90年代發起創設銀行、基金和券商等各類金融機構,再到21世紀初期發揮宏觀經濟逆周期調節“穩定器”,在服務金融發展、服務實體經濟、服務美好生活等方面,發揮著不同的價值作用。

            信托百佬匯記者:您認為,信托文化與銀行等其他金融行業的主要文化差異在哪兒?

            陳兵:目前,信托行業正處在轉型升級的關鍵時刻,整個行業的“行穩致遠”離不開最底層制度和思想——即信托文化的支撐和指引。信托業協會目前已經確定了未來五年信托文化建設的主要方案和計劃,這是信托行業未來高質量發展的理論基礎、路徑指引和模式起源,起到“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作用,意義重大。我認為,從上述三個維度審視信托文化,信托文化與信貸文化、投行文化等其他金融行業主要文化最大的差異就在于,它是一種基于受托人職責的、“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責任文化。它的內涵主要包含“誠信”、“盡心”和“創新”三大特點——核心是“中孚利貞”的信義文化,基礎是“竭誠盡心”的受托文化,表現為“守正出新”的創新文化。

            2020年是信托文化建設的起步之年,也是信托行業轉型發展的分水嶺、開啟高質量發展的里程碑。我相信,唯有堅持誠信至上、始終敬畏法律,才能使得信托這一資產管理和財富管理架構,贏得社會各方的信任和尊重,從而真正回歸本源,成為國家貨幣和產業政策傳導、實體經濟金融支持、居民財富增值以及日常生活事務處理的重要金融基礎設施和常用工具;唯有堅持受益人利益最大化、切實提升自身受托能力,才能持續為委托人提供創新型、專業化、個性化服務,從而一方面壯大自身市場競爭能力,一方面實現服務經濟、保障民生的社會功能。

            信托文化建設之上信樣本

            信托百佬匯記者:從實踐角度來講,數十年的發展歷程中,上海信托已經培育出怎樣的信托文化?

            陳兵:上海信托于1979年發起設立,經過40多年跌宕起伏發展到今天,業務結構均衡、產品體系完善、客戶數量龐大、業務遍布全國各地,覆蓋境內境外,未來還會發展到更多海外國家。激發著企業不斷求新求變、行穩致遠的內生動力是上海信托文化基因的強大感召力、向心力和執行力,推動著全體員工朝向實現“全球資產和財富管理服務供應商”接續奮斗。

            我認為,優秀的企業文化不是自由生長的,而是在自然發展的過程中,通過有意識的培育、建設和塑造形成的,它隨著企業和時代的發展而不斷調適,是一個螺旋上升的過程。上海信托企業文化發展經歷了四大階段。

            一是企業文化初創期。1981年公司開業之后,作為改革開放后最早的地方金融企業,上海信托在開拓業務的過程中逐漸形成了一套樸素的價值觀念和行為準則,并經1991年汪道涵同志題詞“開拓、高效、誠信、求實”,1992年江澤民同志題詞“勇于開拓、善于經營、嚴于管理,發展上海國際信托投資事業”,完成了企業文化的首輪積累和沉淀。

            二是企業文化確立期。在與麥肯錫合作開展五年戰略規劃的基礎上,2011年,公司于成立30周年之際正式發布新的品牌標識,推出“信利正 睿見遠”品牌口號,從中國傳統文化中汲取精神養分、從信托行業的本質特征提煉構成要素,傳達出公司“誠信合規,彰顯正氣”的服務品質和“睿智通明,目光高遠”的立身基礎,并率行業之先把企業文化納入公司戰略全局謀劃。

            三是企業文化深化期。2014年,隨著公司戰略轉型的階段性成功,公司實施了企業文化提升戰略,經過全面梳理提煉和全員參與網絡投票,形成了完整的企業文化理念體系,其中包括成為“全球資產管理和財富管理服務提供商”的企業愿景、“服務社會、改善民生”的企業使命、“誠信合規、開拓創新、協作共贏、追求卓越”的企業精神,以及“敬業、擔當、務實、正直”的員工信條。

            四是企業文化提升期。隨著公司加入浦發銀行,公司領導層及時推動企業文化融合提升,通過座談、問卷調查、網絡投票和征文活動,形成了匯集全體員工意志、智慧和感受的公共契約。公司新版企業文化體系,以“信托為美好生活創造價值”為企業使命,以“全球資產和財富管理服務提供商”為企業愿景;以“篤守誠信,創造卓越”為核心價值觀,以“誠信合規,開拓創新,同心跨越,開放共贏”為企業精神,以“敬業擔當,專業正直”為員工形象,以“信利正 睿見遠”為品牌口號,凝聚共識、闡明使命、描摹愿景,構建起一套支撐公司戰略轉型的核心價值體系,描繪出全體干部員工的共同理想。

            經過四個階段的企業文化發展、鞏固和提升,上海信托早已把勇于開拓的創新精神、精益求精的專業主義、目光遠大的國際視野和高效穩健的經營風格融入公司戰略規劃、業務拓展、合規內控和品牌建設的各個方面?!罢\信”,成為上海信托忠實履行的道德律令、經營管理的基本原則,以及對客戶、員工、股東和社會的鄭重承諾。

            信托百佬匯記者:如今行業對文化建設更加重視,上海信托未來對此有哪些具體的規劃?

            陳兵:“文化”是非常抽象的概念,落實信托文化建設規劃,往往需要“潤物細無聲”的“詩外功夫”。優秀文化的形成,取決于每一位上信人的內心態度、價值追求,取決于公司開展每一項工作的著眼點和落腳處。未來,上海信托將嚴格按照中國銀保監會關于信托文化建設“賦之以形、付之以行”的工作要求,牢牢把握中國信托業協會《信托公司信托文化建設指引》和信托文化建設五年規劃的精神實質,加速企業文化與信托文化融合共生,促進信托文化與價值創造有機結合,進一步將信托文化的價值觀念“去抽象化”,做好公司層面的頂層設計、制度建設和全員參與,從公司治理、戰略經營、風險內控、薪酬考評、內部審計、日常培訓等方面入手,將信托文化切實融入到公司的治理管理、業務運作中。同時,對待細水長流的信托文化建設,需要久久為功、具備充足的耐心,做到經常闡釋、周期性復盤和與時俱進。我相信,通過五年信托文化的構建,信托行業和上海信托一定能構建成中國特色信托文化,一定能實現高質量發展的目標。

            信托文化建設的現實難點

            信托百佬匯記者:信托公司現階段進行文化建設的主要難點在于?

            陳兵:中國銀保監會、中國信托業協會對信托文化建設進行戰略部署后,信托公司積極響應,將其視為推動信托行業整體轉型、提升信托公司戰略競爭能力的重大歷史機遇和重大政治任務。但與此同時,我認為從全行業的視角出發,當下信托文化建設,還存在一些切切實實的現實難點,有待監管機構予以進一步的示范引領和具體指導。

            第一是“轉型陣痛不容忽視”。毋庸諱言,信托行業正面臨十幾年來最嚴峻的轉型考驗,部分信托公司在前期規模擴張、快速發展過程中掩蓋和積累的各種問題集中暴露,風控能力、履約能力、服務水平距離信托文化建設要求存在一定落差。在嚴監管態勢下,艱難轉型過程中的信托公司面臨著工作精力分散、對文化建設共識不足的現實情況,生存壓力對信托文化建設形成一定的擾動。

            第二是“配套機制有待進一步完善”。信托文化建設目標明確、內涵完整、路徑清晰,但在全行業體制機制上,仍須在考核評級、分類監管等頂層設計上,給予信托文化建設更大的權重和更具體的支持。同時也需要監管部門、信托業協會、信托保障基金、信托登記公司等各方形成合力,為規范信托公司文化實踐、搭建文化交流平臺提供整合資源。

            第三是“影響力和傳播效能有待進一步提升”。信托行業具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征,就是從業人員年輕,從上海信托來看平均年齡僅為33歲。文化需要沉淀和傳承,需要經歷過周期、經歷過起伏的老員工通過言行舉止不斷向年輕的新員工“言傳身教”。如何在日益成為行業未來高質量發展的生力軍、主力軍的80后、90后中確立對信托文化的認知和共識,并對他們進行長期影響、入心化行,絕非一朝一夕之功。

            信托百佬匯記者:在壓降融資類信托、壓降同業通道的大背景下,您認為,信托文化建設應當如何與實際業務相結合?

            陳兵:信托文化建設的目的最終是為了轉變發展模式、嚴守合規底線、回歸信托本源、提升專業能力,而信托行業價值創造能力的改善和進步,也會推動信托文化踐行水平的提升。信托行業推動文化建設,應該牢牢把握兩者間的辯證統一關系。當下,信托行業正處于整體轉型的關鍵期,傳統融資類信托業務和通道業務持續壓降,資本市場投資類業務、服務信托、慈善信托等監管部門鼓勵的業務類別正日益成為信托行業新的增長極和戰略突圍方向。信托公司在構建信托文化的過程中,應將未來重點發展的戰略新興業務與信托文化建設有機融合。

            例如,本著誠信、專業、勤勉、盡職的信托文化,信托公司在向資本市場轉型升級的過程中,應著重加強投研體系建設、優化投研流程,構建全新的投研文化,超越和揚棄過去的債性文化,用專業研究提升自身受托能力、推動投資類業務整體發展;再比如,家族信托是信托行業未來重點發展方向,由于家族信托業務種類多樣、事務繁多、期限長久、責任重大,更應堅持受益人合法利益最大化目標導向,將業務基礎切實建立在客戶中心、合規誠信、專業盡責的基礎上。



            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來源“中國信登”的所有作品,其版權屬于中國信托登記有限責任公司網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文章來源:中國信托登記有限責任公司(中國信登)網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轉載、編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文章來源,并自負法律責任。
            fuck四川老女人hd
            <menuitem id="t5zdf"></menuitem>

            <span id="t5zdf"></span>

              <nobr id="t5zdf"><delect id="t5zdf"></delect></nobr>

                <menuitem id="t5zdf"></menuitem>

                      <nobr id="t5zdf"></nobr>
                      <span id="t5zdf"></span>